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忆笛声【转】  

2007-11-16 22:58:55|  分类: 沧浪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明:此文为我的二哥所撰原创怀念我的大哥,情感充沛,读来思潮起伏,泪水盈眶,在此予以转载。

        正文:

忆笛声

        今晚黄昏,屋后不知是谁吹起了悠扬动听的笛子,唤起我对往事深深地回忆。
        三十前,大哥在小镇上见人吹笛,心中无限爱慕,可在那时候,对我家来说,想买一支笛子那是一种奢望。聪明的大哥便自己找来苦竹,用磨制的钢片小刀,精心雕制出来一支漂亮的小竹笛,没过多久时间便把“太阳出来照四方”那首歌吹得那么优美,那么动听,也是那么的低沉。我常常站在他的旁边听着,听得那么专注,听得那么入迷,成了他最忠实的一位听众。  
        有一次,我和姐姐出外看父亲,走了一整天的路程,赶到湘黔线的一个小火车站投宿。这个车站旅社没有电灯,服务员送来一支蜡烛点上。刚刚睡上床,忽听到“太阳出来照四方”的笛声曲子响起。这笛声也是这么的悠扬,也是这么的低沉,还听出几分悲切,我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大哥在吹?可我知道这里只是一个离我家有一百多里远的小镇,我听着这笛声再也无法入睡,在床上翻来覆去,心乱如麻,干脆披衣起床,凝望窗口的北方,窗外模糊的铁路横贯东西,远处是一片朦朦胧胧的山,看不清那有村庒,那有小路.山与天相接的边际模糊成一片,月亮在云层里藏着,星星若隐若现。我伫立窗口良久,窗口对着的那方就是我的家,静静地听着那悠扬的宛若大哥吹奏的笛声,思乡的泪水情不自禁从眼匡里流出来,模糊了我的视线。姐姐见我站在窗前,她也披衣起来,来到窑前,见我眼角里流现了泪水,便掏出手帕给我擦去脸上的泪水。现在才知道那泪水是怎样流出来的。后来回家,我对哥哥吹的“太阳出来照四方”格外地爱听。哥哥见我这样的专注,这样的喜爱,又用那自磨的钢片小刀给我也雕制一支新的竹笛,教我也吹会了那首曲子。 
        文革后期,阶级斗争扩大化,要彻底根除五类分子,哥哥虽是一副文静的书生脸,但有一米七五的身板,魁梧高大,使造反派害怕他为父亲报仇,就把黑手伸向哥哥,批,斗,吊,打,跪瓷瓦渣等所有刑罚都用在他的身上,比整我父亲还整得厉害,七五年寒冬的一个早晨,哥哥又被民兵抓去修山塘的工地上去批斗,晚上天黑他没有回来,从此他的笛声永远地消失了,消失在寒风的凛冽中,消失洁白的雪花中,寒风为之哀悼,雪花为之壮行。那晚我吹了这首曲子,也从不再吹了。后来,一听到这首曲子我的心隐隐作痛,如刀绞,心在流泪,在滴血。但我常常在梦里面见到他坐在山坳吹那首曲子,任我怎样呼唤他只顾吹笛,并慢慢地向远飘去,越飘越远.......

       三十多少年了,我常常想起这首笛声,泪湿忱巾。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