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短篇小说】面 试  

2007-12-01 01:01:12|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篇小说】


面        试

·陈湘评·


市政府大门旁边的公告栏前,挤满了一堆人,里面的人在认真地寻找着、议论着;外面的人努力地掂着脚,脖子伸得长长的,狠狠地往里挤。

市里公开选拔副处级领导干部笔试成绩张榜了。

(一)


老金今年40岁,正好赶上了公选副处级领导干部的末班车。

【原创】面  试 - 陈湘评 - 沧浪之水

老金跨着摩托停得远远的,他用眼角的余光向榜上描了很久,一张鲜红的红纸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名字和数字。老金很容易地从右上角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尽管心里有足够的思想准备,老金的心还是急骤地跳了几下,他扶着眼镜脚揉了揉眼再次又瞄了一眼,没错,是第三名!尽管只是第三名,却意味着他将进入面试程序了。

老金作贼似匆忙走了,他不想太招人眼对他来说,老金的大名贴在这上面,并未见得是件光荣的事。老金在银行工作,虽然没有那个处级帽,可在市里也算个人物,并不比冠有副处级的那些人地位差。报考副处,他只是为了圆梦,一个做了三十年的梦。

老金混得并不差——

22岁那年,老金因为三分之差被他神往的大学挡在了门外,却鬼使神差地被银行录用了。银行在市里虽然只是个处级单位,可因为是“中央军”、“财神爷”,当时红得发火,就是市政府的官员也对银行职员三分。老金到银行工作了,地位也似乎一夜之间高贵了起来让他的同学朋友们眼红得不得了。

老金能力确实不错,能写会说,业务能力也进步很快,在单位里几年时间由小职员一步一步混到了中层骨干,求他帮忙的人可以排成长队,市里的方方面面的人物大多逐渐熟悉了起来。但是,银行因为是国有企业,不比行政部门,老金到了现在还没转为干部身份,眼看着过了四十的门槛,再也没有机会了。特别是随着我国开始金融体制改革,银行逐渐开始股改上市,每年精简机构,裁减人员,工作压力越来越大,虽然社会上还感觉不到金融界的变化,可竞争压力一夜间让银行人喘不过气来。老金也不能例外,他蓦然感觉有一种危机感,甚至第一次有了一种惶恐的感觉。但老金毕竟是老金,他马上镇静了下来,天无绝人之路,就算银行倒闭,关门大吉了,世界之大,凭他的能力,老金不信无他立身之处。这不,机会来了——

这一次市里公开选拔副处级党政领导干部张贴公告的时候,老金正站在公告栏旁与市政府里的一位朋友说话,老金却看也没看,因为他知道,以往每年的公选都要求是市辖单位,而且要求是干部身份!他为此窝了一肚子的火。

直到临报名期限还有二天的时候,市政府的一位好朋友打电话告诉他说,这次公告选扩大范围,只要是正式工作人员,都可以报考。老金一听顿时抖擞了精神,照相、开证明、报名一路顺利。只是,市政府里的熟人朋友们都不明白,他老金那样好的单位和位置,为什么还想来行政这边报考副处。只有老金自己心里明白,当然,银行人也明白。老金不想解释也解释不了,后来问的人多了,只好一句话回答:想当官呗。

他很自信,凭他的能力,应该可以考上吧?老金仿佛看到自己已经在市政府的办公大楼上班了,仿佛又看到幼时的乡政府大门里进进出出的官员们了。

老金还是小金的时候,因为是右派分子崽,饱受欺凌。那时小金看着乡政府人员胳膊下夹着个公文包在乡政府大院骄傲地进进出出,暗下决心一定要象他们一样,混出个人模狗样的,让邻里们瞧瞧,看谁还敢再欺负自己。

恍然一梦三十年,老金没能从政,却进了银行。难道,到老了还要再实现儿时的梦想?其实多少年来,老金对这世界已经看透了,对名利早已淡然。只是老金知道,现在这年头,要想好混日子就得从政,没有竞争没有压力没有任务,只要你不贪污受贿贪脏枉法违法乱纪,轻轻松松地混到老是不成问题的。所以,老金对这次考试倒也释然,更多的是为了到行政单位去平平稳稳地混个退休。

(二)

从报名到考试,二十天的时间,虽然捧起书就打瞌睡,老金也算看了二十天的书。考试那天,老金异常地平静,他步履轻盈地走进了考场,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走进高考的考场一样。

考试很严格,几乎出动了市里组织部、人事局、纪委、两办的所有人员作为主考和监考,大多都是老金的熟人。考场上笔尖沙沙地响着,二场考试下来,老金如释重负,长长地缓了一口气。他脑海里蓦然涌起了一首诗:

“闲来无事亦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普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幻中。宝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老金默吟着,似乎体会到了什么,却什么也想不出来,决定好好地睡一觉,什么也不想,管他考得上考不上。

皇天不负有心人,老金以第三名笔试成绩入围了!从市政府大门前看了笔试张榜之后,老金有点激动。笔试过了,可以进入面试,离那副处就只是一步之遥。

面试,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首先,入围的五个人中(只取一人),原笔试成绩只占百分之四十,面试成绩占百分之六十。可见面试之重要性,而正因为这面试要占大头,而且又是主观性给分,就会提供给大伙儿玩猫腻的一个多么大的空间。这“一步之遥”在面试者的眼前,就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了。所有入围的人顿时绷紧了全身的弦,调动所有的关系,投入所有的力量这可不象笔试,仅仅只是看看书背几个马列理论知识就行,而是打一场综合能力的恶战!

鸡有鸡路,鸭有鸭道。老金打听到所有入围的人中,都能翻出与市里某位领导有某种关系,特别是他这个职位的笔试第五名,据说背景硬得很,是市委党委兼组织部部长一位直系亲戚!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老金对现代的社会深谙其道,既然走到这一步了,老金也决定趋风附雅一回好歹也要搏一搏。但老金该走哪一条路,他在脑中细细地梳理了一番,平时的那些熟人朋友们竟然好象都不见了。古人真是说得好啊,“春风满面皆朋友”,关键时刻竟然发现没有几个人能帮得上忙,老金有点怀疑自己的处世之道了。

至于面试的本身,老金不怕,这么多年了,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和省里市里的人物一起喝酒老金都是侃侃而谈妙语连珠!

老金终于联系上市委组织部的一个朋友了。酒足饭饱之后开始称兄道弟,老金对朋友道出了初衷。首先,老金最想了解的是,面试的评委是哪几个人,或者能让谁暗示这几位评委帮他多亮点分,这是很关键的。

朋友倒也恳切:“老弟放心,老兄一定尽我所能,但确定评委人员要到面试的前一天才能定下,我一旦知道,保证向老弟和盘托出,只是评委人员众多,只怕老兄我能力有限,鞭长莫及啊!更何况一旦评委确定,马上就会进入隔离状态

老金听了,一想也对啊,七八个评委,哪能打点那么多人啊,就算能打点一二个,到时,去掉一个最高分,还是产生不了效果。开路倒是小事一桩,只是谁的关系能那么覆盖面广?何况事先还不能知道最后是定谁,那叫有劲没处使。罢了,老金想,我做不了,别人也难以做到啊,除非谁有足够大的能耐将评委们召集起来开个会给谁将分打高。

这样一想,老金倒也安心了,现在的民主法治社会真是进步了,这样的公选程序,倒还真是“公开、公平、公正”啊,谁都投机不了,大家都凭硬功夫,硬碰硬都没话说。于是他开始狠狠地钻研面试技巧和理论,到时来个“语不惊人死不休”。尽管多少年来老金不少在大会上作过报告,小会上发过言,在单位主持过会议,向大大小小的领导汇过报。可那不是面试,面试是别人来考你,要面对七八双眼睛,向他们回答问题。想到这里,老金感觉有点不自然,但自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老金错了!一个最关键的环节老金没想到。

面试前一天的晚饭后,市委的朋友电话来,评委已定七位评委,老金竟然认识六位。老金别提多激动了,马上通过各种渠道搞来电话号码,一个个地拨起电话来。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手机里的声音都是动听悦耳的移动小姐的声讯提示音。老金颓然地一屁股陷进厚软的沙发中。没办法了,只得听天由命,到时看那认识的人能否卖个面子?

面试那天,老金一早就到市政府集合。

点整,六个单位入围的考生三十人被领到一间屋子里关上大门,与外界完全隔离。六名严肃的工作人员分成二组,二名守在大门外,四名负责场内纪律,二男二女老金不明白为什么要将男女搭配得这么好,是偶然还是赶时尚不得而知。

工作人员高声点名并对照身份证验明正身,核对一遍之后,就是宣读考试规定和纪律:

手机必须全部上交;第一位考生上场,下一位做好上场准备;没有上场的考生一律不准出这间屋子;先行考完的考生必须迅速离场,不得逗留。

为了保证公正性,上场的顺序实行抽签。首先抽单位顺序,老金报考的职位抽在第二位,再抽考生的顺序,老金在本职位顺序中抽了个第五。大家都知道,第一最差,评委们开始要压低给分,以便后面考生的空间,第五也好不到哪里去,前面有对比,除非技压群雄,否则最后的分也打不高,最好是中间的,这是通常实行亮分制的规律。老金心里想,也罢,好歹总比第一号强就权当给他们压阵、掌舵了,大海航行靠舵手嘛。老金这样想着,心里释然了许多。

八点,面试准时开始。

“第一号——”工作人员拉长着声音叫号,象提审犯人似的,来了二名工作人员将第一号押向考场。

屋子里等待的人开始谈笑风生,相互询问,相互鼓励。老金认真地环视了所有的考生,发现大多是年轻人,可能就是老金的年龄最大了。考生中,老金也认识几个人,相互寒喧着。即将上场的人故作平静却也掩饰不了脸上的紧张,做着最后的准备,就好象即将要被押赴刑场一样,随着长长的一声叫号,有的考生竟然走得异常悲壮!随着考试的进行,考生逐渐减少,剩下的人都表现出一种焦灼和烦躁。

到了老金的前一号时,他感觉有点尿意,他决定马上去放掉,可不能因为这个问题影响水平的发挥。屋内的二个工作人员马上来到他的身边,一边一位,押着他走向厕所,现在老金明白为什么要在屋内搞二男二女的搭配了。

第五号——”一声悠长的叫号声传来,轮到老金了。

老金竟然也莫名地有一种慨然悲壮地感觉,他稍镇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跨入了面试考场的大门。他突然觉得心开始跳得厉害了,妈的,怎么会紧张?老金心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

“各位评委,大家好——”

老公行了一个礼,一句标准的开场白,他迅速地瞟一眼端坐在台上的一排评委,果然与朋友提供的消息一样!

但老金心里更加不自在了,也许是因为都是认识的人,熟悉的人,老金相反觉得不好意思了,曾经都是与他们平起平坐甚至有的还对他礼遇有加,现在倒让他们来这样象审犯人一样来盯着自己,真不是个滋味,老金更怕回答得不好让他们耻笑,自己曾经在他们的眼中是才华横溢的。

主考宣读了答题规则,四道题,二十分钟,三分钟审题时间。

老金捧着四道题,眼睛死死地盯着,脑中竟然一片空白!

“三分钟时间到——”计时员提醒。

老金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大脑,开始了回答第一题,说实话,第一题,老金自己都不知回答了什么,但答到第二题,老金的情绪已经完全静了下来,他利用反问的方式将题目念了一遍,就开始了侃侃而答,甚至在一边回答的时候,目光一边在各位的评委脸上来回巡视。

“答题时间到——”计时员又是一声吆喝。

老金的最后一道题基本答完,但感觉意犹未尽。听到吆喝,老金马上嘎然而止,然后很礼貌地行了一个礼,阔步迈出了考场。他按规定守在考场门口,等着下一位考生答完,现场宣布他的面试得分:老金最后得分,61.6分。

(四)

老金颓废地准备离开考场时,评委们出场休息。大多是老朋友了,老金无法回避,相互招呼着,有的说,老金,你太紧张了;有的说,你关键地方没有答到要点;有的索性说,我可是给你打了高分啊!

老金尴尬地应付着。同时获悉,与他竞争同一职位的那位第五名,面试得分86.5分,远远的甩了包括老金在内的其他四竞争者,基本确定了录取的资格。

和老金一同走出市政府大院的,是老金的朋友,报考另一个职位。他将老金拉到一边,悄悄地对老金说:“遗憾啊,遗憾!你看,我市委一位朋友将题目发短信到我手机上了,可惜手机上缴了,否则,我只要知道了题目,提前做点准备,绝对能发挥更好!可惜啊!”

老金接过他的手机一看,发短信时间:上午八点十分!

老金蓦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回到家里,他铺开三尺生宣,奋笔疾书: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