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父亲(I)——艺术人生  

2007-06-17 23:28:53|  分类: 沧浪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    亲

——写在父亲节

【原创】父亲(I)——艺术人生 - 陈湘评 - 沧浪之水

父亲是一名退休教师,同时也是一位不出名的艺术家。六十余年潜心钻研书画艺术和金石雕塑,一生淡泊名利,心性高远。在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遭到批斗迫害,受到严重创伤。很多年了,心里总象郁积着满腔的情感,想写点东西来表达一下对父亲的那份情感,但是父亲的故事太多太多,不是一句话能说完的,我只好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将其人生分成《艺术人生》、《文革洗礼》、《父爱如山》三个部分,陆续写出。

父亲的艺术人生

父亲出生于湖南怀化的一个偏远小镇,在家中排行老二。那个时候的湘西,偏远闭塞,除了乡民的柴米油盐,就是战火和匪乱。幼年的父亲从小体弱多病,与其他的孩子们不同的是,却天生喜欢读书学习、习文弄墨,写写画画。爷爷看他如此,便省吃俭用请了先生,从描红到临蒙,从三字经到诗词赋律,父亲是一点即通,一学就会,在乡里小有名气。但在那时的小镇里,能读书并不为乡民所尊崇,上山能打柴,下地能犁田,才是当地男儿的本色。父亲却从小是身不出户,足不下地,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到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已经深深地迷上了绘画艺术。专攻国画,以工笔人物见长,画得最多的,是仕女图和佛像。让当地的乡民们刮目相看,被大家称为了小画家,这让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爷爷脸上争了不少光彩。乡民们逢年过节的都上门求父亲帮它们画上一幅画,特别是过年的时候,门神画得最多。其名气远扬至怀化、湘西、黔东南、铜仁等地,解放前这些地方习惯做佛事、道场,需要悬挂佛像,都远赴父亲家中来请他前去作画。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文工团在我的家乡一带活动,因为父亲的名气,意欲招收我父亲到部队文工团工作。但当时我父亲外出贵州,文工团没有找到人,于是留了一封信在家中,要爷爷转交父亲,让他直接到部队报到。不知是爷爷忘记了还是故意不想让父亲远离家乡。直到近一年后,爷爷才一拍脑袋对父亲说:“哎呀,我有封信忘记给你了。”父亲看着已经泛黄的信纸,哭笑不得。据说后来那个文工团北上回京,编入八一电影制片厂美工。如今父亲谈起那件事情,都觉得深深的遗憾。

也是那一年,土改工作组看中了父亲的才能,请父亲当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同时,负责一些宣传工作,当时公社的宣传画几乎都由父亲义务包了。从那以后,父亲全身心地投入到教书育人的平凡而又伟大工作中了。也更加有时间投入他的艺术创作,解放后的这一段时间,是父亲的艺术精进的飞跃阶段。以郭熙为法,兼采赵、唐神韵,专攻人物、山水国画,同时,学习工艺雕塑和金石篆刻。父亲在创作上追求飘逸洒脱,清新自然,师古而不拘泥于古,不重名利。仅在1951年,其作品参加了一次湖南省美术作品展览获二等奖。其后再也没有往外推销过自己。1968年,因为艺术,父亲差一点进了大狱。当时为了迎接县里开展的“三忠于”活动,每个公社都要求画革命样版画进县里参加游行。这担子自然落到了父亲的肩上。父亲记得很清楚,他当时创作了《毛主席视察黄河》和《毛主席在安源》二幅作品。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指着《毛主席视察黄河》画中主席的衣服上的阴影说是补丁,恶意攻击说父亲故意损坏领袖形象,是现行反革命,这一罪名可不轻,在当时足够蹲上几年大狱的,这一下让本已经戴着右派高帽的父亲百口莫辩。幸好当时的公社革委会主任很欣赏父亲的才能,站出来说:

“这明明是正常的艺术表现手法,这样画得好的作品谁说是损坏领袖形象?”

这一句公道话让父亲躲过了一劫。之后,随着文革活动力度加大,作为右派分子的父亲被开除回家,父亲被迫搁下画笔,但即使在那一段时间,在父亲的心中也没有停止过对艺术的追求和研究。

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父亲平反复职,才又重操画笔。一时间,前来求画的人络绎不绝。那时我才十来岁,我清楚地记得很多有文化的人前来拜访父亲,互赠作品的,“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现在父亲都还收藏有几位朋友的书法条幅;也有很多人请父亲画像、画画。甚至慢慢地又有道士上门求画佛像的。我记得那时父亲才复职,一家七口三人读书,生活异常艰难。幸好有那么多的人前来求画,总要带些米、油什么的以示谢意,可为我们家的生活解了大困。这一来父亲的画笔勤耕不辍,父亲画画不图名不图利,只要别人欣赏,便是他最开心的事了,有时甚至倒贴纸墨,赠予别人,每天不停,却从来不觉得累,倒是愈画愈精神,身体板也越来越硬朗。晚年的父亲创作以老虎和山水国画见长。当时县里的名人都以能得一幅父亲的猛虎为荣。直到二十一世纪,父亲一拿起画笔,手开始颤抖,眼力也不好使了,才不得不停止了作画。

到这里,不能不说一下我自己,我兄弟姐妹5人,我是老幺最小,也对画画最有领悟力。从小因为受父亲的薰陶,酷爱画画,高一时,参加美院的专业考试便顺利过关。父亲一度将我引之为其骄横,作为铁定的接班人培养。可我在高中时却选择了理工科,最后进入了金融部门从事经济工作,摒弃了美术专业。父亲劝说无望,为此非常生气,但也没有办法。只是觉得他的毕生所追求的艺术没有子女能继承,成为了父亲的一大遗憾——

(以下为父亲的山水国画:)

【原创】父亲(I)——艺术人生 - 陈湘评 - 沧浪之水【原创】父亲(I)——艺术人生 - 陈湘评 - 沧浪之水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