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教师节  

2007-09-10 22:23:29|  分类: 湘哥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教师节 - 陈湘评 - 沧浪之水

回忆我的老师

——写在教师节

今天又是一个教师节。

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一职业是崇高而伟大的,任何一个人都受到过老师的教育和启迪。而我更是与老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出身于教师世家,父亲是解放后第一批老师;哥哥紧随着也当了老师;二姐夫是老师;本人也曾经差点迈进了师范的大门;更不用说从7岁开始十多年里天天受着老师的教诲和叮咛,从中受益匪浅。

离开学校已经很多年了,从小学启蒙到大学,经历了不知多少位老师的教育,但脑海里回忆一下,能留在记忆深处的却只有廖廖几位,大多数老师已经没有了联系,很多老师已经退休,有的已经改行,有的甚至已经英年早逝。

(一)

第一位印象深刻的是启蒙老师,芷江的,我只记得姓曹,名字我已经记不得了。是位随时带着微笑的年轻人。

那时我父亲还没有平凡,我们一家流落在芷江牛角坪乡,家里非常穷,但父母亲还是将我送到了就近的温水垅小学启蒙上了学。也许因为家庭的原因,从小我就性格内向,不敢在陌生人面前说话,见人都是怯生生的。但是,我记得报名那天,第一次见到曹老师,就被他和蔼可亲的笑容所感染,在他的面前,我没有感到陌生,也许是曹老师看着我的老实和聪明,在选班干部的时候,他让我当了组长,可因为芷江的方言和麻阳的方言的区别,再加上我才上学,对什么都不知道,我回到家里,高兴地向父母报告说,老师让我当“主班长”,父母听了半天,反应不过来,后来还是听村里的其他同学说清楚了,原来是“组长”,让父母笑得喘不过气来。

曹老师教学非常认真负责,在平时的学习中,曹老师对我严格要求,我也不负所望,成绩非常好。但在生活中,也许因为曹老师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对我非常关照。因为我是外地人寄读,一口外地口音,经常有不少的同学故意学着我的口音怪声怪调地冲我叫,让本就内向的我在同学面前逾加不敢说话,曹老师知道后,只要听到同学们冲我怪声怪调,他总是会将那同学叫到办公室去,谆谆地教育他们。只到最后,很少有同学这样冲我怪叫了;有一次放学的时候,大家才走到操场,一个调皮的同学趁我不备,猛然将我的裤子扯了下来,大家都围了上来大笑,我窘得哭了起来。曹老师看到马上帮我将裤子提起,然后将那个同学留了下来,并要他写了检讨第二天在班上念。儿时很多的趣事,因为曹老师的关怀,使我一直能自信地认识自己。

小秋收开始了,那时老师们要带着同学们到山上去捡茶子。就是到农民已经收了茶子的茶树上,去寻找剩余的茶子,然后上交学校,作为一种勤工俭学,同时,也是对学生的一种劳动锻炼。一些有钱的或家里充裕的学生就将自己家里的茶子拿几斤一交了事,我只能跟着老师和同学们上山去捡茶子,我将我的黄书包腾出来,背上了山,我兴奋地在各个山头上茶树上蹿来爬去,一看到树上有茶子就摘了下来,直往书包里扔,大半天过去了,到了下午,我遇上了曹老师,他问我:“摘得到茶子吗?”我兴奋地一拍书包:“摘了很多了呢!”可等我的手一拍下去,不禁傻了眼,书包里瘪瘪的,只有二、三颗茶子静静地躺在书包,我用手往书包一探,原来书包里有指头大一个洞,我摘了一天的茶子全部漏掉了。曹老师一看,全明白了,他安慰我不要急。我心里气馁极了,但屋漏偏逢及时雨,在下山的时候,我和几个同学走到一个村子的旁边,一只大黄狗凶猛地咆哮着向我们扑来,同学们使劲地跑了,而我在最后面,眼看着狗扑到了我的背上,又是曹老师及时地赶到,用石头将那只狗吓跑了。回到学校,我还是呆呆的,不知所措,曹老师将我带到他的房子,要我跟他一起吃饭,竟然还有肉,我现在还犹如能回味着那顿掺杂着曹老师对我的一片关爱之情的饭的香味。

第二年,父亲平反回了麻阳,我也跟着父亲回到了麻阳读书,后来一直再没能有机会见到曹老师,据父亲说曹老师还是民办老师,也许,早就不在教育战线了,也许已经转正。但不管怎么样,我相信,曹老师一定是一位非常敬业的好老师。

(二)

刘仁宏老师是我初中的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他当时四十来岁,个子瘦高,管理学生很有一套。讲起话来唾沫四溅,坐在前三排的同学都深受他的唾沫洗礼。他当班主任特别爱训示,每天总是要给同学们讲一通大道理,然后进行对比。我记得才进入初三年级的时候,他对我们说:“哼!你们哪象读书的样子,人家XX中学的那些学生,读书都是三更起五更睡,晚上从来都是加班加点,不到十一、二点钟别人是不睡的,哪象你们,一上晚自习就在盼着下课的铃声,怎么能考出好成绩?”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可就听进耳了,打那以后,一下晚自习回到房子里(我当时一个人住我哥小学校的宿舍)我就开始玩命地加班加点,从十一、二点睡延长到凌晨二、三点休息,最后索性通宵预习、做题,养成了不良的习惯。白天上课却“呼噜呼噜”地打瞌睡,从第一节课一直睡到第四节课结束,但成绩却遥遥领先。老师开始时还提醒一下我,也许知道我的习惯,到后来也索性不说我了,任我上课呼噜呼噜地打瞌睡。老师在黑板上出的题,如果全班学生没人能做对,就将我叫醒,让我上黑板做题,而我做出的往往都是标准答案。这时,刘仁宏老师有时在放学做思想工作时说:“我们班的一些同学,学习特别用功,大家要向他学习,但也要注意休息,别累坏了身体。”我知道是在说我,遇到班上其他同学打瞌睡,他会说:“只要你成绩赶得上他,我也让你睡”。到中考预考时,我估分估得比较保守,大大低出了预期的分数线。老师们对我都失望了,那天,我上课仍然是打瞌睡,刘老师走来一栗波将我敲醒,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放学时刘仁宏老师大发感慨甚至愤怒了:“有的同学,上课打瞌睡,并不是晚上加班学习去了,而是根本就对学习不感兴趣。”结果预考成绩出来,我却是全校总分第一名,语文甚至以114分的的成绩取得了全县第一名。

我记得成绩出来时,刘仁宏老师虽然见我有点不好意思,但仍然兴冲冲地宣布成绩,特别强调了他教的语文取得了好成绩,考出了一个全县第一名,尽管他没有说我的名字,但只有我的分子最高,可我还不相信我会考全县第一,我认为他又是在为他自己吹牛了,要知道,我当时就读的可是一个一点也不起眼的乡中学,哪能与那些重点中学去争全县第一。直到有一天,县教育局的一个熟人对我哥哥讲才证实我语文考的确实是全县第一。

这一成绩后面成为了刘仁宏老师教育学生的一大资本,直到我参加工作后,从母校出来的后辈学生中一听说我的名字,都说原来经常听到刘仁宏老师说你的语文如何如何好,是他教出的全县第一。确实,我的语文成绩得益于刘仁宏的谆谆教诲和鼓励,也是在他的教诲中,为我后来的语文成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