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清明情祭  

2008-04-05 09:44:42|  分类: 湘哥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情祭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又是一年清明到。每到清明,大家都会凭吊、祭奠已故的亲人,年迈的父母亲此时更是带着淡淡的忧伤念叨着我的大哥。

我们给祖父、曾祖父上坟之后,象往年一样,特意开车远赴十余里外的一个松柏环生的地方,去看望长眠于此的大哥夫妇。

我们虔诚地将带来的供品摆上,插上香,烧纸,敬酒,遥祭大哥英魂。点燃万响鞭炮,惊天地,唤英魂。大哥坟前的二颗苍松翠柏随着春风徐来,点头颔首,仿佛大哥夫妇已经来到我们的身边微笑。父母抚摸着大哥夫妇的墓碑,不禁老泪纵横,哽咽着喃喃自语:“二十多年了……”

我们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个令人悲痛欲绝的岁月——

六十年代,因为父亲被划为右派,举家下放至一个小山村里,可这里的阶级斗争犹为厉害。文革后期,阶级斗争扩大化,要彻底根除五类分子,在大队书记、治保主任和民兵营长的带动下,对右派分子的父亲经常进行“政治教育”和“批判斗争”。戴高帽、挂牌子,游街,吊、打、跪瓦砾是经常的事,打骂,劳动惩罚更是不绝于常。作为知识分子出身的父亲被他们整得半死,耳朵被打成了间歇性耳聋了,一条腿也被打成了轻度残疾,但同样还得去参加劳动。当时二十出头的大哥本是长着一副文静的书生脸,但那些造反派见哥哥身材魁梧高大,害怕他为父亲报仇,就把黑手伸向哥哥,批,斗,吊,打,跪瓷瓦渣等所有残酷的刑罚在批斗父亲的同时,全部都用在了他的身上,隔三差五的批斗是家常便饭,比整父亲还整得厉害。一九七五年寒冬的一个早晨,在这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天阴沉沉的,硬冷硬冷的,象要塌下来了,哥哥刚刚给母亲挑一担水回来,四个如狼似虎的“民兵”闯进我家低矮的茅房,把哥哥抓去修山塘的工地上去批斗。午后天空飘起的毛毛细雨,地上像抹上一层润滑油一样,贫下中农都一拨一拨地收工回家,却唯独没有见他回家,没有人告诉我们他到了哪里去了,我们也不敢向别人打听,母亲和大嫂倚在门口盼呀等,从中午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天黑,锅里的红薯都已凉了,他还是没有回来。第二天,第三天......从此他永远没有回来了,很多天后,他被人发现上吊在山塘背后的一棵荼树上了。伤心欲绝的大嫂对生活也完全失去了信心和寄托,整天痴呆着,终于也在一个无人知道的时候,跑到大哥最后被批斗的山塘,跳了下去,去寻找大哥了……

动乱的年代早已成为历史,悲惨的日子早已日渐远逝。回首过去我们犹有心悸,展望现在我们倍感珍贵。如今父母早已退休在家,以八十高龄安享幸福晚年,我们兄弟姐妹都已经出人头地,享受着太平盛世的生活。

死者长已矣,逝者如斯乎。历史残酷,造化弄人,但如果大哥夫妻能够忍辱负重,到今天,已经五十多岁的他们,也应该是儿孙绕膝,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了。所以说,今天的我们更要珍惜生活,珍惜生命,

春风拂过,垂首默哀,默诵着刻在墓碑上的二句挽联:

“青山处处埋英骨,松涛阵阵祭冤魂。”我的双眼不禁潮湿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