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湘评文集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日志

 
 
关于我

湖南怀化人。经历坎坷,心性高远,性格坚毅,能吃苦耐劳,越挫越勇。为怀化市书法协会会员、作家协会会员,爱好文学、书法、美术、摄影、旅游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母亲——献给母亲节  

2008-05-11 18:15:15|  分类: 沧浪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有母亲的地方就有爱,就有温暖的家。 今天是母亲节,是一个充满了温馨和感情的日子,祝愿天下的母亲们节日快乐!永远幸福安康!笑口常开!我的母亲八十二岁了,现在象个小孩子一样,过得很幸福,但她的前半生却是在极度的艰难困苦中度过,受尽了苦难。一直到到十一届三中全会父亲平反之后,她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我们兄弟姐妹陆续走上了工作岗位,她才苦尽甘来,过起了幸福的晚年。母亲虽然是位平凡的女性,但她的一生,经历坎坷,颇具传奇色彩。

一、童年磨砺

        母亲姊妹五人,排行老二,属虎。七岁那年,她五岁的弟弟生天花病夭折,算命先生说她的八字恶,剋弟致死,要早订亲。这样,外公就把其儿子的夭折记恨在她身上。让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同外婆上山挖野菜,打猪草,砍柴,甚至有时候还同外公上山砍柴烧炭,当一个男孩使唤;我的祖父也极信迷信,凡有事总得请人掐算一下,父亲一出生,也是请这个算命先生算的,他说父亲和祖父八字上“五行”相冲,相剋,命剋祖父(其实祖父八十多岁才病逝),要抱过房,也要早订亲。在这个算命先生的凑合下,父亲和母亲就订下了娃娃亲。

 母亲十二岁那年,天旱水涝,外公租种地主几坵水田,庄稼歉收,秋收后的粮食还不够交地主的田租,外公家里的生活如雪上加霜,只有靠砍柴卖炭糊口。十二岁的母亲已是一个小姑娘了,那时兵荒马乱,匪患四起,横行乡里,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外公考虑到这时候让母亲上山砍柴烧炭怕遭土匪抢劫,留在家里又是白吃白喝,负担不起,于是就把母亲送到父亲家为童养媳。祖父家的生活在当地也算是中上等的,祖父少年时虽历经磨难,但后来学得木工手艺也勉强做到衣食无忧。祖母是思想传统而顽固,对母亲的要求非常苛刻。父亲生来身体瘦弱,眼疾目残,但天生聪明,从小读书一点即通,自幼爱好书画,但因算命先生说他五行八字冲剋祖父,不受祖父喜爱。这样祖父母对母亲当然也就不是很好了,除订婚时缝的几件衣裳外,就再也没置件新衣,都是捡嫂子的旧衣裳;吃饭时也不敢随便到桌上添菜,但是家里的一切家务都是她做,只要是有客人,她都不同时吃饭,总是站在桌边侍候客人,要等所有人吃好后,才吃那些残羹剩饭。有一年寒冬腊月的一天,天上已漂起了点点雪花,母亲还穿着两件单薄的的衣服,在冰冷的河水里洗全家的衣服,终于被冻倒在河边了,患难夫妻了严重伤寒,晕死了一天一夜,父亲请来医生撬开牙灌药才生还过来。因此,母亲多次回娘家后就不肯回婆家,都是外公含泪用棍棒赶着她去婆家。直到十七岁那年,父亲还在国立师范读书没有毕业。祖父对父亲说:“你的哥哥只读了六年书,为了公平,你也不能让我养着你读书。给你结婚了。”

 父母的婚礼极其简单,连日子也没有请先生择选,只是搭着上街一家富人择定的结婚日子,再由祖父自己掐算一下,只要不亏家里人就好了。结婚的同一天,上街那户有钱的人家也娶媳妇,炮火连天,吹吹打打,热热闹闹,而母亲这边是冷冷清清,平平静静,贫富形成鲜明对比。那边的婚宴是披红挂彩,宾朋满坐,母亲这里的婚宴加上自家的人一起只有两桌。母亲缝了一套婚礼服,父亲的婚礼服却是借来的,连一架新床也没有。婚后不久,祖父只给了父母三斗米,三块光洋,两石谷的水田就要父母独立生活。年幼的父母能做什么来生活呢?父亲体弱目残,绝对做不了农活,师范还没有毕业去应聘老师难于上青天,后通过关系在外公的寨子里应聘当上了老师。一学期结束,只因父亲师范没有毕业的原因又被辞退回家了。父亲被退回家,只有拿起画笔画画写字卖钱。大多数买画的人要买装裱好了的画,全县只有一家裱画铺,裱画的价格昂贵。父亲就自己学裱画,母亲则住在外婆家编草鞋,到赶集时拿到市上卖钱买米,勉强度日。婚后不久,母亲身怀六甲,还日夜不停地编草鞋买些钱来添补。生活是这样的凄苦,但还要受到官匪的欺诈。这年,保长刘树理来收田科谷(税)父亲从没有种过地,今年是旱鸭子下水,才开始学,根本收不到什么谷子,自己都没有吃的,拿什么去上缴田科呢?保长一时收不到谷子指示保丁把父母和祖父母都吊了起来。保丁俞昌从小是集上的混混,有时还上山为匪,残害百姓,心恨手辣,后投诚到国民党当上保丁,更加无恶不作。他在抓我父母时分外用力,用枪托挫、打父母,秋冬的寒霜季节,用冰冷的水浇在父母身上,冻得全身青紫,梱绑在父母身上的麻绳遇水膨胀,深深地勒进肉内,如同刀割,如今她臂膀上还留下伤疤。后来祖父答应出十块光洋,由人取保才放了父母等人。经这一吊打,母亲肚里的孩子早产了。母亲生下孩子连顿饱饭都没有,什么鸡、鸭、蛋等营养品根本就是奢求。孩子由于早产,缺泛营养,那个时代的医疗技术又非常落后,这孩子没养几个月就离开了人世。母亲极度悲痛。真是祸不单行,就是这一年唯一能疼爱母亲的外婆得急症病故。亲人去世,使母亲哭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从此,跟着父亲东奔西跑,卖字画,编草鞋,也很少回娘家,多数日子是去我大姨家,由于是过着颠沛流漓的日子,第二个孩子也是出生没有几天就离开了人世。

二、土改风云

  50年,湘西和平解放,成立了新政府。但是,几百年来湘西匪患猖獗,再加上解放时部分国民党残余和土匪相勾结,土匪就更加的猖狂。解放军南下部队到湘西的中心工作就是剿灭土匪。俞昌历来和土匪暗中勾结,危害百姓。因此,政治嗅觉相当敏感的他在解放后表现得相当的积极,给解放军带路剿匪。摇身一变混进农会里当上了一般干部。土改开始了,他又是土改成员之一。他知道政府土改的目的是要由贫下中农掌握政权。如果我们家要是划为贫农,像我父亲这样有一些文化的人,肯定会到人民政府做事,这样就会暴露他在旧社会时对人民犯下的丑恶罪行,他会成为“兔子的尾巴藏不了”。所以就在土改阶级划分中,非要给我家划上较高的阶级成份。我父被偏心的祖父只分有两石水田和一些旱地,按当时政策和实际情况,我家是正宗的贫下中农,还要分到田地。可是,俞昌一伙人在土改划分阶级时采用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阴谋诡计:一会采用分户单算的方法;一会采用把祖父、伯父和我父田土联算的方法,但还是划不上属专政对象的地主、富农等阶级成份。俞昌一伙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在无可挑剔的情况下,又说我爷爷在当地生活较好,一定要划为上富裕中农成份,不得分到田地。划不上地,富,高阶级成份,本该无事,谁知,伯母的娘家是当地的首富,伯父母结婚时给伯父送的陪嫁有田,伯父在土改时未报。俞昌终于揪到了把柄,认为机会来了,就把这件事强加到父亲的头上,准备以隐瞒田产罪将父亲抓起来游街。父母正在外地赶集卖画得这一消息,当晚不敢回家,转到祖家湾那里躲避。当时正是秋季开学时期,祖家湾学校原来的教师因有旧的历史问题被辞退了,还欠教师,农会正在研究请老师的事,见我父亲的来到,就推荐父亲在那里教学,躲掉了俞昌的一次陷害批斗。之后接着人民政府接管教育,父亲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人民教师。

 一年后,农会在军代表的正确掌握下,经过复查认为隐瞒黑田的事与父亲无关,在清理整顿农会时,俞昌这一批混入进农会的流氓,地痞,土匪也被清理出来,有的被镇压,有的被判刑,恶棍俞昌则被充军到朝鲜战场勉了刑事追究。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成立了农业合作社。母亲因为是穷人家出生的女儿,身体结实,又能吃苦耐劳,下地劳动赛过一般的男子汉,社里就选她担任妇女队长。但是父亲为了搞好党的教育工作,长年在外教书,一周只能到家里看一下,第二天下午又要赶到学校开会。祖母历来不肯帮她带小孩的,开始母亲是背上背着孩子,肩上挑着竹筐,到队里下地参加生产,晚上回来再忙着做饭,洗衣等家务活,时常一个人忙到半夜才能上床休息。后来,群众说母亲作为一个队里的干部,是不应该带着孩子下地劳动的。母亲认为群众提的意见是正确的,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再去央求祖母帮忙照看孩子。祖母还是不肯给母亲帮忙带孩子,后来经社长做祖母的思想工作,祖母才勉强答应在母亲白天外出劳动时帮助照看,但是家里的一切全是母亲一人操持。母亲既要参加社里的生产劳动,又要带好身边的两个孩子和操持家务,整天忙得像陀螺似的。她要是到外开会、参观、学习家里就只有请人照料。母亲是非常勤劳的,白天要是在山上劳动,除了做好队里生产劳动以外,别人坐着休息,而她则把在山上开荒不要的树枝一根一根拾起捆好,晚上收工时挑回家当柴烧;要是在平地种地,她收工后还到河边的码头给供销社下货,赚点钱添补生活。她虽是劳累但心里是甜滋滋的。

 外祖父的一家也感谢共产党彻底地翻了身,土改时分到了田地,成立高级社时,外公当选为社长,三姨进夜校,两个舅舅也进学校里上学。大舅读完初小后外婆不同意他读了,参加社里劳动,后来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二舅考入到乡里的高小读书。学校就在这集上,二舅的吃住都在我们家里,他有时也帮母亲挑挑水,煮煮饭等,一直到高小毕业后参了军。由此外公和母亲的关系也亲热起来了。经常来帮母亲那里带几天孩子,又拿些吃的去,母亲对娘家照顾也是相当周到。父亲在教育教学工作中也尽职尽责,发挥了他的特长,在全区教学比武中获特等奖,作为全县各学区观模;在区上办的忆苦思甜展览馆,画、塑的正反人物活灵活现,受到县、区领导的高度赞赏。引来全县各区政府的人都来此学习参观;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文娱宣传汇演他辅导的节目多次获奖。多次被评为县、区优秀老师。就在这辉煌的时期,反右整风运动开始,也就是我一家人的劫难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